医学人文
田艾军:医院里的“超声皇后”
发布者: 管理员          发布日期: 2015-11-20           浏览次数:164
     田艾军:医院里的“超声皇后”  55岁的田艾军做了近32年的超声医生,对于别人称自己为“第一鹰眼”、“超声皇后”,田艾军表示,做好一名超声医生,需要的不仅仅是眼力。她认为:“高级技工+优秀医生=超声医生”。
  在武侠小说中,有一种武功叫“透视眼”,用来形容奇侠异士的神眼,能隔空看物,具有“穿透”的离奇法力。在湖南省妇幼保健院就有这样一位医生,她是该院超声科主任、主任医师田艾军。因名声在外,他院很多超声医生无法下定论的患者或胎儿有疑难杂症的孕产妇,都会慕名前来找她。也正因如此,很多同事都称田艾军为湖南超声界“第一鹰眼”、“超声皇后”。
  今年55岁的田艾军在湖南省妇幼保健院做了近32年超声医生,至今保持着这样的工作节奏和生活习惯:每天6点左右起床,练半小时的瑜伽,准备家人的早饭,7点半准时赶到医院上班,晚上下班回家跑20多分钟的步。不管工作有多忙,她都会在家里吃饭,很少在外面吃。可以说,在单位她是一名好医生,在家也是一位好妻子。在下属眼中,她不但是恩师,更是慈母。
  做超声医生也要做好,干一行,要爱一行
“其实刚开始,我并没打算成为一名超声医生,我的想法是成为一名妇产科医生。因为我大学里学了5年的临床医学。”田艾军说,1983年7月,她从当时的湖南医学院(现在的湘雅医学院)临床医学专业毕业。毕业分配时,她和其他几名同学一起分配进了湖南省妇幼保健院工作。当年9月到单位报到时,当时的院领导看她个子比较“娇小”,又戴副眼镜,斯斯文文的样子,当即就剥夺了其做妇产科医生的权利。“当时的院领导称,做妇产科医生要经常手术,身材要高大,且不能戴眼镜。正好超声室要人,所以就到那儿上班。”田艾军坦言,因为没有做成妇产科医生,当时自己还哭了一场。
  湖南省妇幼保健院的超声科成立于1982年7月,在田艾军分来之前,科室里只有一名医生和一名护士,仪器设备更是简陋:一台黑白超声机,一台A超。在学校学的是临床,突然来做超声医生,田艾军又得从零学起。“既然做不成妇产科医生,做超声医生也要做好,干一行,要爱一行。”田艾军是这么想的,更是这么做的。
  做了超声医生后,田艾军意外发现,自己之前学过的临床,是做好超声医师工作的基础。2002年7月,田艾军凭着精湛的技术成了超声科的当家人。当时科室里加她一起只有6名医生和1名护士,每天做超声的人数也仅100多人,仪器也只是一台彩超和5台黑白超声机。2003年5月1日起,我国《产前诊断技术管理办法》实施,这标志着进行新生儿产前诊断正式开始。
  超声医生要认真对待每一个生命,要将漏诊和误诊降到最低
  随着《办法》的实施,做超声的人数不断增加,湖南省妇幼保健院的超声人数每天增至1000多人次,产前超声的人次达300左右。产前诊断的增加,使得对超声医生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产前诊断的目的,就是要降低残疾儿童的出生率,可以说超声医生是决定一名儿童是否能顺利出生的重要环节。超声医生要认真对待每一个生命,要将漏诊和误诊降到最低。这要求超声医生一定要有过硬的技能。”
  在田艾军看来,作为一名好的超声医生,需要的不仅仅是眼力。首先,第一步是要有良好的医学基础知识;第二则是应有过硬的操作手法,手法要准,力度也要适中,很多超声切面,手法好时能切到,手法不好时就不一定能切到,这样就会导致误诊或漏诊;第三才是“眼”,看得准不准;第四步还得有敏锐的判断和分析能力。田艾军说:“高级技工+优秀医生=超声医生。”
  如今,湖南省的产前诊断医生,都由田艾军带教,她每年大约要带教六七十人。因此,每次做超声前,总会有一大群学生围在她身边。田艾军常对学生和下属说,工作时要态度平和,凡事多为患者考虑。
  来照超声的大多是孕产妇,担心她们的安全问题,在田艾军的建议下,医院从2013年开始实施分段预约,这样不但可以减少孕产妇等待的时间,也使得候诊区的人数不那么多,降低了安全风险。尽管如此,只要听到外面有什么异常响动,田艾军总会放下手头的工作,前去查看,在她心目中:孕产妇的安全是第一位的。
  “孕产妇上一次医院不容易,能当天看完的,就一定要看完。”在田艾军的科里,医生们每天基本是中午12点半到1点才下班,下午6点多下班。也就是说,上午约的病人一定要上午看完,不能让他们下午再来。当天约的病人,绝不能第二天做。
  来找田艾军照超声的患者,一大部分来自外地农村,还有一些则难以确诊。部分患者对检查的配合度往往不高,对医生的诊断更是多有疑虑,有的甚至想“考考”医生,故意隐瞒在其他医院的检查结果。“这是不对的,隐瞒病史或不跟医生讲实话,容易出现漏诊或误诊。超声医生又不是神仙,如果某方面有问题,医生正好又没查到,容易造成漏诊。”田艾军说,跟医生讲实话,对自己的病情还会有帮助,如果遇到和其他医院诊断的不一样,可以根据情况解释,或者针对这一特殊问题反复观察查找,通过这种方法去消除病人心中的疑虑。对于田艾军来说,最开心的无疑是通过自己的努力,让一名健康婴儿顺利出生。
  两年前的一天,有祖孙三人特意从湖南衡阳赶到长沙,带着水果和鲜花来感谢田艾军。因为照超声的患者太多,连田艾军都记不清是怎么回事了。从交谈中,她才得知,原来4年前,衡阳的这位孕妇在当地医院查出腹中胎儿为脊柱裂。眼看胎儿已有6个多月,心急如焚的孕妇一家人赶到长沙,找到田艾军。
  经仔细查看,田艾军发现应该是胎儿腹腔内有囊肿,又是女孩,可能因为母体激素过高,造成的卵巢囊肿,并非脊柱裂。这种囊肿在胎儿出生后有可能消失,即使不消失也有手术的机会。田艾军的诊断让孕妇一家安心落意。田艾军本人早已忘了这事,只是没想到,4年之后,这位孕妇带着4岁的女儿和老母亲专程赶来谢她。
  能多看一个是一个,病人们可拖不起!
  “我们科里有医生、护士共60多人,可以说是比较庞大的科室。田老师常说,我们是一个团队,而不是一个团伙。因此,一定要有团队意识。”超声科护士喻海兰从1998年起,就在湖南省妇幼保健院工作。她说,以前自己在妇科工作,她就经常和田艾军一起下基层去做普查。在她眼中,田主任是一位很有耐心的人,总是处处为别人着想。
  2004年,超声室需要护士,田主任就把喻海兰选了过来。超声科的工作比妇科要累很多,但她觉得很开心,主要因为大家都很团结。田艾军的助手章莹是一名劳务派遣护士,2005年,她来到超声科,成了田老师的助手。在章莹心中,田老师是个工作狂,每天来得比别人早,走得永远比别人晚。在工作上,田老师是个严谨的人,但生活上,对她们就像自己的女儿一样,怕劳务派遣的护士待遇比不上其他护士,田老师一方面向医院为他们申请福利,另一方面,还从自己的津贴里给她们补贴。
  田艾军坦言:“超声医生工作比较辛苦,压力大,且地位并不高。”如今,每天来医院做超声的有1000多人,每天来预约的人也很多,为此,医生们经常忙得连喝口水的工夫都没有。“能多看一个是一个,病人们可拖不起!心情好也是看,心情不好也得看,还不如心情好些。这对自己、对病人都好。”每天早上上班前,田艾军总会对下属这样说。
  2015-07-10《健康报》
[后退]
主办:中共绍兴文理学院医学院委员会 | 联系电话:0575-88345787 | 浙ICP备05845127号
未经讲堂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