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人文
杨培增:“我是你的眼”
发布者: 管理员          发布日期: 2015-11-20           浏览次数:175
     杨培增:“我是你的眼”  很多葡萄膜炎的患者,对杨培增教授并不陌生,他是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副院长、重庆市眼科研究所所长、眼科学重庆市市级重点实验室主任,被誉为国内治疗葡萄膜炎的“第一人”。
  杨培增从事葡萄膜炎临床工作已20多年,接待患者超过万人,从村卫生所的一名编外赤脚医生,到现在的眼科教授、博士生导师,杨培增始终没有忘记母亲的教导,“要做一名好医生”。
  在攻读硕士学位期间,他对一种名叫葡萄膜炎的致盲眼病产生了浓厚兴趣。这种疾病发病机制复杂,病因和类型多达100余种,全国患者多达300万~500万人,但对它的诊断和治疗却是我国眼科学最薄弱的领域。为了帮助众多眼病患者解决病痛,杨培增的努力“近乎偏执”,他常常一早就进入实验室,到夜里10点才回宿舍。不仅如此,他还在凌晨一两点骑自行车到10公里外取牛眼,早8点又准时赶到实验室去做实验。
  如今,每逢周二和周四,杨培增的诊室前都会排满从全国各地乃至国外赶到重庆求诊的患者。每逢坐诊日,他都坚持把所有病号看完,有时甚至加班到凌晨2点,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忙得连呼吸的时间都没有了。
  有一次,杨培增患肠胃炎,一天没有进食,同事们劝他不要再上门诊了,可他却说:“患者从全国各地来就诊,已经等了几天,我们累点无所谓,但必须考虑患者。”杨培增硬是强忍痛苦,在门诊把将近100个病人全部看完,直到晚上8点多才去输液治疗。
  除了医生的严谨细致,杨培增热情豁达的性格也给前来就诊的病人带来不少快乐。小辉患葡萄膜炎1年,在网上看到一种流行的说法,说患葡萄膜炎后不能吃羊肉、牛肉、海鲜之类的食物。一次就诊,杨培增告诉他只要不过敏,就都可以吃。但小辉还是不放心,反复询问能不能吃土豆。“那到底什么不能吃?”面对小辉的不依不饶,杨培增只好幽默地回答说:“天鹅肉不能吃。”
  病人在诊室里往往非常紧张和焦虑,如何缓解病人的紧张情绪,拉近医生和病人之间的距离,取得病人的信任和配合,杨培增认为这是门大学问。这不单单是技术层面的问题,更重要的是医生要以爱心和智慧创造一个温馨、轻松的医疗环境。
  在不少病人看来,杨培增不仅是一名医术精湛的医生,更像一个耐心的倾听者,也正是这个习惯,让他成为了一个素昧平生但很投缘的朋友,一个可以面对面倾心长谈的对象。在诊室里,患者每天被杨培增逗得一片欢声笑语。但在冷峻的医学面前,患者们看到的更多的还是一位严谨睿智的医者。
  医学的复杂性,要求其既要有科学的分析,又要有哲学的概括,对于葡萄膜炎的治疗,亦是如此。在葡萄膜炎的治疗上,杨培增的主要特点在其独特的思维方式上,除了对西方病理学知识的准确把握外,还将中医的哲学根源、认识论、方法论等理论特色贯穿于治疗始终,积淀为认识生命、征服疾病的思维背景和认知框架。无论是诊治病患,还是指导学生,杨培增总是不忘用正确的思维去分析、研究征服疾病的途径和方法。
  比如,运用糖皮质激素是治疗葡萄膜炎的普遍疗法,但是过度用药、过度治疗在临床上时有发生。在杨培增看来,处理疾病时要运用“唯美思维”,就是强调用最少的药物、最小的剂量、最简便的途径、给病人带来最小的痛苦。在他的影响下,我国葡萄膜炎治疗中以往大剂量甚至冲击疗法使用糖皮质激素的现象越来越少,越来越多的医生认识到消除紊乱、恢复平衡的重要性,不再一味追求短期治疗的效果。
  虽然医学技术是冷峻的,但是医者应该是温情的。作为著名的眼科专家,杨培增最难得的是心澄气定,回归本真。他清楚自己的理想是什么,并能为实现这一理想排除一切困难。正如杨培增最近出版的个人文集《我是你的眼》扉页所写:我的生命已经不属于我自己,它属于广大葡萄膜炎患者,属于千千万万病人朋友!
 2015-07-17《健康报》
[后退]
主办:中共绍兴文理学院医学院委员会 | 联系电话:0575-88345787 | 浙ICP备05845127号
未经讲堂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