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人文
周慧娟:对生命许一个承诺
发布者: 管理员          发布日期: 2015-11-20           浏览次数:166
     周慧娟:对生命许一个承诺 小小的个子,忙碌的身影,甜甜的笑靥……刚刚获得2015年“浙江省优秀护士”称号的周慧娟,不论是在学校还是在单位,都是最努力的那一个。
  “我是护士长,这事我做最合适”
  在周慧娟眼中,翻看科室里患者的病历就犹如在看一本本“沉甸甸的血泪史”。因为这里的住院患者几乎都是肿瘤晚期,无法手术,只能保守治疗。在我们的想象中,肿瘤患者大抵是悲观甚至绝望的群体,但在周慧娟26年的护理生涯中,她遇到的哪怕是癌症晚期多发转移的患者,都对“活着”抱有莫大的渴望。
  15年前,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里收治了一名卵巢癌晚期的患者,患者已到了最后的癌痛阶段,连喝水也只能一小口一小口吞,且每一小口都要间隔一段时间。即使是这样,患者的求生欲望一直很强,每天只在实在疼得受不了的时候才让护士打一针吗啡。临近岁末,监护室里情况稍好的病人都陆续回家过年了,只剩下她一个。尽管大家都知道她的病已然没有任何好转的可能,但就为着一句“医生,我想多活几天”,周慧娟还是留了下来,带领整个科室为了这仅有的一位患者轮流值班,直到过了正月十五,这位患者带着对人世间的无限眷恋安详地离开。
  当时,为了患者,周慧娟和她的团队连续工作了72小时。病人走了,家属们悲恸欲绝,病房里乱作一团。周慧娟让几个护士姐妹在一旁安慰家属,自己则默默地做起了尸体护理。她先将抢救仪器从病人身体上移除,再用温热的毛巾把病人的污血擦拭干净,小心翼翼地缝合好伤口,将寿衣一件件整整齐齐地替病人穿上……忆及当时的情景,周慧娟说:“病人走了我很难过,但家属更难过。如果此时让家属亲手去护理病人,肯定会造成心理的二次伤害。而且护士们年纪都很小,害怕或有顾忌也是正常的,我是护士长,这事我做最合适。”
“戴上口罩和燕尾帽一定很好看”
  周慧娟踏进临床护理这个门槛的机缘,其实颇为偶然。那时的她还在上初中,老师看她眼睛大大的,还有两个小酒窝,猜想着“戴上口罩和燕尾帽一定很好看”。就是因为这无心插柳的一句话,周慧娟带着对白衣天使的崇敬和向往,懵懵懂懂走上了学医的道路。
  1990年,19岁的周慧娟从杭州卫校毕业,被分配到了浙江省肿瘤医院。“爱学”是大家对她的一致评价。虽然毕业了,但周慧娟一踏上护理岗位,就又参加业余学校的英语学习,从护理大专一路读到护理本科。和她搭夜班的护士都知道,周慧娟永远是上两个后夜班的。当时,医院位于城市的偏僻角落,往返市区只有两趟公交车,周慧娟每天都要等上半个多小时才能等来一辆,车程一个多小时,再步行半个小时才能到学校上课。不仅如此,对于每一次外出学习的机会,周慧娟也都异常珍惜。在邵逸夫医院进修的时候,为了不影响学习和工作,她趁休息日就把婚匆匆结了,晚上还穿着新娘装去夜大读书,最终圆满地完成了进修任务。
  多年临床一线的工作经历,使周慧娟在肺癌护理、食管癌护理、老年患者术后监护上积累了丰富的经验。20多年来,她在学术刊物上发表多篇相关文章,成了护理部名副其实的“女秀才”。她坚持认为必须以充分止痛为前提,强调有效的呼吸道护理才是科学可行的方法,提出针对术后并发症排查的逆向思维法,为临床医生取得了第一手资料,为患者赢得了宝贵的亚危重可逆期。
  1997年年底,还在家中休产假的周慧娟被高票提名为科护士长。当时,她年仅26岁,也因此成为了省肿瘤医院里最年轻的护士长。
“信赖往往创造出美好的境界”
  如今虽已年过不惑,但周慧娟依然保持着一份孩子般的纯真与美好。对于曾经的一段参加援非医疗队的经历,她举重若轻地说起了最初的原因:“就像那句‘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一样。而且自己也能顺便学习一些中医中药方面的知识,多好啊!”
  经过层层筛选和考核,周慧娟终于如愿踏上了那片土地。纳米比亚是一个艾滋病、疟疾肆虐的地方,周慧娟的病人有30%是艾滋病患者或病毒携带者,针灸治疗过程中针刺伤很容易发生,即使防范再严密也有很大风险,周慧娟就曾无意中发现自己手指有破损的情况。“当时我想如果感染上了艾滋病我就不回国了,永远留在这里当护士算了。”周慧娟云淡风轻地笑了。
  面对可能被传染的危险,队员们没有退缩,反而在纳米比亚首都的公立医院开设了一间中医诊室,为当地患者进行针灸拔罐治疗,也为华人华侨和中资机构提供综合医疗服务。在四人医疗队里,周慧娟除了负责诊室的日常工作外,还充当着“老大姐”和“兼职会计”的角色,她的手机24小时开机,任何时间都处于“一级战备”状态。她曾多次参与集体食物中毒的抢救直到深夜,双休日时则背着医药箱为行动不便的老人上门服务。
  一传十、十传百,来诊室求医的患者络绎不绝,许多人甚至不远千里赶来。在纳米比亚,车是稀缺资源,大部分人出行仅仅依靠双腿,有的甚至是走了几天几夜才勉强赶到,却早已错过了诊疗时间。每当这时,周慧娟总是不忍心拒绝,而是默默地和队员们一起加班,直到把最后一名患者送走。
  周慧娟在援外期间的突出表现受到了当地政府和我国大使馆的高度赞扬。纳米比亚国父努乔马总统盛情邀请周慧娟参加家宴,大使馆和中资机构向她颁发了中纳友谊特别贡献奖,我国驻纳米比亚大使还特地发函赞美周慧娟的仁心仁术。
  当鲜花和荣誉如潮水般涌来,周慧娟却认为,收获了当地老百姓对中国医生和中医中药的信任才是最宝贵的财富。纳米比亚物资匮乏,土著居民虽然没有什么文化,但他们每次来看医生都坐在狭窄的走廊里默默等待着,安静而虔诚。甚至有时,护士稍有一些小差错,病人也能够体谅。有一次,一位中年妇女穿着“层峦叠嶂”的民族服饰来扎针灸,底下是一件蓬蓬的衬裙,护士忙碌中竟然将一根针落在了她身上没有拔出。第二天,这位淳朴的妇女居然将这枚针用手帕一层一层包好,特地送还到医疗队,丝毫都没有责怪的意思。这件事对周慧娟触动很大,尽管不是她犯的错,但之后却时常提醒自己,一定要仔细仔细再仔细,不能有一丝一毫的纰漏。“这位病人让我想起了一句话:信赖往往创造出美好的境界。”
“能救那孩子就好啊”
  2014年6月5日,周慧娟结束援外任务回到了祖国,在新一轮竞聘中担任医院综合病区护士长。一边身体状态还未恢复,一边新的工作环境需要适应,她病倒了,瘦了6斤,却依然没有休息。
  9月的一天,周慧娟忽然接到中华骨髓库打来的电话。原来,多年前她曾填写过一张自愿捐献造血干细胞的表格,而今天一位白血病患者竟然与她配型成功了。电话那头有些迟疑,因为他们不知道时隔多年后周慧娟是否依然愿意履行当年的诺言。
  听到这个消息,周慧娟毫不犹豫答应了。但家人却都因为担心她的身体状况而不赞同,七旬老母甚至老泪纵横。为此,周慧娟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慢慢说动了老母亲。可老人家此时还不知道,女儿早在杭州护校时还填写过一份遗体捐赠书,自愿捐献眼角膜。
  经过高分辨检测和全面体检,周慧娟和患者的配型非常成功。12月19日,周慧娟住进了浙江省中医院,由于她的血管细、流速慢,而受捐方体重偏重,整个采集过程长达4小时之久。当爱人为她读着患者家属写来的感谢信时,周慧娟露出了笑容:“能救那孩子就好啊。”肿瘤医院的领导送来了慰问金,没想到周慧娟一转手又赠给了患者家属。周慧娟说,这么多年她一直没有换过手机号,就是因为怕需要配型的患者找不到她。
  “作为省肿瘤医院的一名医务人员,我见到过太多的生离死别,知道配型成功对肿瘤患者而言意味着什么。曾经说过的话,就是对生命许下的承诺。”
  2015-05-29《健康报》
[后退]
主办:中共绍兴文理学院医学院委员会 | 联系电话:0575-88345787 | 浙ICP备05845127号
未经讲堂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